《七一:讓世界看得見》跨性別‧男性 (trans-man)──小強

336012_10151003167487996_2035660493_o

《七一:讓世界看得見》跨性別‧男性 (trans-man)──小強

我們可能從不對自已的性別有所猜疑。我是男的,我是女的。甚至社會上的性別定型也給予了我們一些規範,樣式。男的賺人仔,女的煮飯仔。然而,作為一個同志,我們會慨嘆這種古標規範對人可能性的扼殺。今天,讓我們放空自己,重新認識「性別」。

 「當我決定突破外在的限制, 去活出內在的真我時, 我的人生才正式全面展開!」

我是一名女轉男的跨性別人士. 從小便一直在自身的性別定位上感到不自在和朦朧. 女兒身內有着一個男性的靈魂; 喜歡女性, 卻無法認同自己就是別人理解的女同性戀者 – 我喜歡女孩, 因為我是一個"男孩". “變性"中的"改變"不是我所尋求的, “尋回內外一致的和諧"才是我的終極追求和依據. 我就是一個跨性別‧男性 (trans-man).

– 小強

背後故事:

小強是一位由女性轉為男性的跨性別人士,他在成長的路上一直都處於一條迷失的路上。跌跌碰碰了三十年,終於他找回一個屬於自己的身份──跨性別‧男性 (trans-man)。在此之前,他一直感到孤獨,沒有人能明白他的困境。

「從小就知道自己擁有的是一具女生的身軀,但我一直以男性的思維去做一切的事,從小就是,連自己也不自覺。我是有信教的,我在六七歲曾問過上帝:『你能讓我變成男孩嗎?』那時,我並沒有跨性別這個概念。」

從小就短髮,穿褲子,加上喜歡女性,和一般人所形容的TB一致。但他覺得TB這個身份與自己不符。「我的靈魂是一名男性,不是女性。TB只是打扮比較男性化,但她們是以女性身份愛女性,是同性戀;但我是以男性身份愛女性,是異性戀。但對於朋友認定我是TB這個身份,我無法爭辯,因為我的擁有的身軀是女性。」

感情路一直都是空白。「其實我也有追求者,男性的我當然會拒絕,因為我喜歡女性。女性的有兩種情況:一是女同性戀者,她們把我當成女性,但實際我是男性,與他們所愛的不符;二是把我當成是男性看待去愛,但我知道她們只是將男性的影像投射在我身上,她們終有一日因我不是擁有男性的身軀而離去,所以我也拒絕了。」在這沒有人能以「真實的他」看待的情況下,他以’她’活了三十個年頭。

在一年半前,由於工作的關係,他接觸到「跨性別」這個議題。「當我讀到一本跨性別人士所寫自傳,我發覺我的經歷和遇到的問題與我非常吻合。我終於找到符合自己的身份,也知道自己並不是孤獨一人,有不少人跟我一樣,在面對『內外性別不一致』的困境。」尋回身份後,他決定做變性手術,開展人生的新一頁。

普通的父母在聽到自己的兒女要成為改變自己的性別時,通常都會極為反對。但小強的父母十分開明,他們沒有給小強太大的壓力,而且也接受自己的女兒變成了兒子。小強認為自己可以有這樣的父母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他們總在我面前表示無問題,但我知道他們暗地裏為我擔憂,怕我將來的路十分難行。由於父母的開明,朋友對我改變性別的決定沒有太大的勸阻。」

在任何的證件上,都會有M和F去代表男和女。而小強一直都希望可以加入’X’這一欄去代表跨性別人士。任何跨性別人士都要面對內心與身體,甚至是證件上的矛盾。「我認識不少跨性別人士,男性或女性都不能完全代表他。其實性別是一個光譜,不只是得男性和女性。我覺得我在自己的性別身份認同上,我經歷過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我認為自已是男性;而第二個階段則是我認同自己是跨性別人士──我接受自己內外性別不一致。社會經常因為跨性別人士不能完全證明自己心理性別與生理性別不同,作出一場性別爭論,討論跨性別人士應否"變性",改變原有的性別。但實際上,『變性』中的『改變』不是我所尋求的,『尋回內外一致的和諧』才是我的終極追求和依據。」

194879_10151004159617996_1194151492_o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