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 /KB

等,寂寞到夜深,夜已漸荒涼…近日悶熱得連丁點風都沒有的夏天晚上,正正大家都以為在睡房開著冷氣睡覺是一種享受,不過寂寞得失眠的我可以告訴你,在冷氣之下,我只掛念男朋友身體的微溫,乾燥的雙唇很期待他來滋潤,享受,是在冷氣下和他同床大被同睡。

不經不覺已經和男朋友一起兩個月了,最令我感到幸福的,是我不只是找到一個男朋友,更是一個愛我的男朋友,真正的愛,不在於言語之間的表達,因為行動往往比甜言蜜語來得實際。

回想剛剛開始拍拖不久,我就瞞著父母,和男朋友到一海之隔的澳門,享受我們的蜜月旅行,到一個無人認識的地方,過我們的二人世界。當告知身邊的朋友,我將要和男朋友渡蜜月時,他們都表現得既驚且喜,喜的是羨慕我可以和男朋友享受浪漫的愛情生活,但害怕的是看到我和一個拍拖不久的人出外旅遊,在獨處一室、同床共枕的時候,他們都擔心洞房花燭之夜,就是我失身之時,因此紛紛建議我帶備安全套,潤滑劑等救急用品,以免「書到用時方恨少」,不,是「套到用時不隨身」,而進行不安全性行為。

對於朋友們的建議,初時都使我猶疑了一陣,雖然說在拍拖之前,我已經和男朋友定好協議,要待我們一起三個月、再進行愛滋病測試之後,才可以進行床上性行為,但誰保證「孤男寡男」共處一室、慾望沖暈頭腦之際,會發生甚麼事情?不過想到男朋友三番四次保證,因為他愛我,所以他尊重我的決定,也願意遵守這個「三個月後」承諾,因此我並沒有帶備救急用品隨行;是因為我知道他愛我,所以尊重我,也因為我愛他,所以相信他。

在酒店的房間內,男朋友忍不住給我來個深深一吻,再加上和男朋友渡蜜月心情輕鬆,很快就給他吻得不能自拔,連呼吸聲都一下都比一下的沉重,正當我閉上眼睛,沉醉和男朋友熱吻的時候,他突然停了下來,給我一下迷人的微笑,說到:「好了,夠了,這樣下去我可會忍不住。」就讓我躺在他的身邊,仍然在回味當中的我,這時張大眼睛,伸手攬著我身旁的男朋友,聽著他的心跳聲,我感受到自己正在抱擁著幸福。因為在慾望之中,男朋友仍然堅持對我的承諾,而不是為了滿足自己,再有進一步的行動;這是一種幸福,因為我感受到,男朋友真的很在乎我,也沒有讓我感到失望。

在我身邊很多的同志情侶,情到濃時很難有這樣的清醒,寧願滿足自己而進行不安全的性行為,卻沒有因為愛自己的另一半,嘗試為他們的做一點事情。我覺得和男朋友享受性的快樂,不錯是情侶間的享受,但為何我要堅持先進行測試,才進性行為呢?對我來說,這不是例行公事,也不是可有可無,這是一個對愛人的保障。我想問,等待三個月有多難?做一個測試有多難?真正愛一個人,是不想他受到傷害,想他健康,如果因為自己一時的糊塗,讓自己愛人受了感染,你會安心嗎?就算你知道自己身體健康,在愛滋病橫行的世界,為了大家的安全起見,定期做測試是必要的。

我很幸福,因為我找到一個愛我比愛我身體更多的男朋友,並且願意在三個月之後和我一起做測試;做測試的決定並不簡單,因為那是一個承擔、一個保障;愛一個人,不是為了滿足男朋友連自己和大家的安全都不顧;拍拖,更不是為滿足自己的性慾,而是為了愛人著想,因此等,是一個幸福,而且可以和他一起等待三個月的測試,更是一個幸福。

寫於 2009/08/19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