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風中 member界「新仔」的心路歷程 /佚名

在風中 member[註1]界「新仔」的心路歷程 /文 佚名

『時值初夏,固是無風的日子,但當時走在梯級上的我比走在霜風中還要顫抖,那份不安,連我自己也嚇了一跳。現在回想起來,當時顫抖時是因為那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感覺到「同性戀者」成了我的一個身份特徵。』

從來喜歡站在風中的感覺。

天地間好像有一股莫大的力量在環抱着你,給你力量;但同時那刮面的寒涼又不諱言地告訴你前路其實難走。也許你會問﹕如此這般矛盾的感覺,聽起來像很折磨人呀,哪裏是好的感覺呢?但在我看來,站在風中的感覺就如走在人生邊上。人生的路,尤其是同性戀者的路,何曾告訴你它有多平坦多易走?惟其不平,我們才有努力踏平崎嶇,讓自己走得更好的志氣。

常言道﹕「疾風知勁草」,迎風獨立的草兒是多麼堅挺啊。這秋晚,正是獨立風中的感覺讓我回首這三個月來走過的路,真的很想讚自己一句﹕「好叻叻[註2]呀」。

短短的三個月,我有過很多個「第一次」﹕第一次走出來認識members(加入Elements[註3])、第一落gay bar[註4]、第一次主動結識喜歡的男孩、第一次在TT[註5]開交友POST[註6]、第一次接受男仔的追求……每一個第一次背後都是無比的勇氣。記不起是第一次還是第二次上小童群益會,震音[註7]跟我說﹕你上來呀。我當時的「條件反應」是﹕你下來可以嗎?後來震音說他要看門,我才上去了。時值初夏,固是無風的日子,但當時走在梯級上的我比走在霜風中還要顫抖,那份不安,連我自己也嚇了一跳。現在回想起來,當時顫抖時是因為那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感覺到「同性戀者」成了我的一個身份特徵。多年來,我只是一個人孤獨地喜歡着別的男孩,「member」這個身份對我來說是陌生的。「同性戀」在我的回憶裏除了F.2和F.4[註8]跟兩個男同學浪漫、刺激卻稚嫩不堪的關係之外,好像就只有長久以來對這個圈子的恐惧和教會裏知道我性取向的傳道人、弟兄姐妹的淚光。我將要遇見的members是怎麼樣的呢?這個圈子是怎樣的呢?

記得震音說過﹕每一個走出來的member背後都有他的故事。他口中「故事」這個詞聽起來已覺沉重。簡單的一個詞,裏面卻包含了許多members所經歷過的無法想像的壓逼、歧視和放逐(也許就是這樣,同性戀者才走在一起自稱「members」吧。) 而這一切,幸運的我都沒有經歷過。我是一個無法在熟人面前壓抑真性情的人,因此我很早便選擇向他們坦白﹕我是喜歡男孩的。我的好友、教會傳道人、弟兄姐妹,以至我的父母都知道我的性取向。他們對於這個性取向的接受程度各有不同,但使我感動不已的是他們從沒有逼我改變,也沒有疏遠我,仍舊像愛一個朋友、教友、兒子般愛我。現在想來,我多年來都沒有出來認識別的members固然跟我專注讀書和內向的性格有關,但也正是他們無比的愛多多少少填補了我的寂寞。我深深知道﹕我沒有伴侶不代表我沒有愛。我今天選擇走出來,是因為一年前開始自願嘗試透過禱告、輔導的方式去尋求改變,最終卻失敗了,當中經歷過無數次的自我否定、信仰掙扎甚至精神崩潰,一切都不堪回首。但對比起許多遭家人、朋友、不良教會逼迫、離棄的同路人來說,我所受的苦算得是甚麼?況且這次深刻的信仰掙扎使我對人生、命運和宗教有了極多的反思,我深信所有的這些經歷都會為我迎來一個更快樂、更美好的人生。

你喜歡站在風中的感覺嗎?當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答案。但我總覺得身為member的我們生來就有成為一根勁草的基因。社會、家庭、以至來自內心對自己的壓抑多多少少都使我們有一份難言的孤獨。在經歷信仰掙扎的痛苦日子裏,我窮追猛打地問過自己一個問題﹕「點解我會鐘意男仔?!」現在我已經不會再問這個問題了,但自己的member身分恒令我想起余光中的一句詩﹕「答案呀答案,在茫茫的風裏。」人生的問題何其多?可得的答案又何其少?人生種種,不想也罷。當你迷頭失向之時,不妨找一個山崗,學做一根勁草,感受一下迎風獨立的感覺。也許,你很快便會明白,所謂人生,說穿了,其實是一份撐持。

註:為方便台灣和內地朋友閱讀,故部分字眼加上註釋

[註1] member:香港同性戀者對自己的代稱

[註2] 好叻叻:好棒、好勁的意思

[註3] elements :一個香港同志義工組

[註4gay bar:服務對象主要是同性戀者的酒吧

[註5] TT:TT1069同志論壇的縮稱,其主要對象是男同性戀者

[註6] POST:帖子

[註7] 震音:《香港小童群益會》性向無限計劃Project Touch的其中一位社工

[註8] F.2和F.4:指的是中二/國二/初二以及中四/高一

廣告

與自我相遇 - 沙維雅模式個人成長工作坊

「你愛我嗎?」
我們花掉人生,希望得到別人的肯定。讀書、賺錢、找伴侶、健身;尋尋覓覓,希望找個人會真的愛自己,接納自己。不斷向外尋找;暮然回首,才發覺自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才發現自己忘記了自己。
你是誰?你真正想要的是怎麼?

「你愛你自己嗎?」
當真的靜下來,看看自己,找回自己的感受和需要,才能發展到與他人真正的關係,才有能力找到自己的力量。美國家族治療大師維琴尼亞.薩提爾 (Virginia Satir) 女士相信,看到生命底層的渴望,陪伴自己中,才能找到力量。在三日的沙維雅模式工作坊中,我們學習傾聽自己內心,陪伴自己,建立和諧的自我和人際關係。

11006367_10153654210463012_5413936824960781717_n

導師:心理學家、資深沙維雅模式輔導員Angela
日期:4月3日 (五) 上午 11時至晚上7時
4月4日 (六) 上午11時至晚上7時 (晚上會有小組練習)
4月5日 (日) 上午11時至晚上7時
地點:灣仔小童群益會
對象:願意認識自己、追求個人成長的朋友
內容:認識自我,了解家庭對自己成長的影響
增進溝通技巧及處理人際關係的能力
學習內在跟外在的平衡一致
費用:學生$200 / 在職人士$300
如有經濟困難者,可向社工申請減免

報名請到 http://goo.gl/4wtcVd

在element成長的我 /偉仔

在上年十月中,我透過社工認識elements。初時我也不知道什麼是elements,原來是由一班同志青少年組成的。社工問我有沒有興趣,想了幾分鐘後,我覺得都幾好,可以做義工、認識多些朋友,令自己的圈子可以更大。

由往年到今年9月,在elements參加了好多興趣班,有煮食班、甜品班及朋輩輔導。參加這些活動時,我有些怕醜和膽小,與別人少談話。經過多次參與活動後,我自信心大多了。有這班義工朋友和時常關心我們的兩位社工,他們雖然工作很忙,但都抽些時間去關心我們近況,或者有時舉辦一些聯誼活動,讓這班很久不見的朋友仔聚合一起玩樂。我們在一起有很多話題都講不完,期待下次聚會再說。無論相隔多長,有我們這班義工的關心,這份愛永遠不會掉淡,只會令大家關心大家更多,這是我們這班義工的愛。

在朋輩輔導裡,我學到很多東西,怎樣重拾信心,當一組人的時候討論話題,提出一些意見。在八節訓練中,每節都會有些東西令我成長,透過那些活動更加認識了自己。尤其是在兩日一夜的宿營,第一日入去的時候,有些義工說我比較靜,因我比較怕別人;有些義工則覺得我可愛和好笑。每個人都有特別的性格,大家會互相欣賞和尊重。我好記得一句說話:「你不行出第一步,不知道下一步是怎樣。結果只會停留這刻:只會退步,不會進步。」在晚上我們說我們過去的好與壞,當我說時,有些緊張及害怕,因不知道怎樣說,細心一想,我便說出來,好像鬆一口氣一樣。在兩天裡,我體會到人生喜怒哀樂,不但玩得開心,而且認識更多性知識,可以在網上輔導向一些的朋友宣傳這些性知識。

透過煮食班,令我煮藝增加多了,活動裡有很多有關美食的話題,一邊品嚐美味食品,一邊談上話題,以前我很少與普通朋友有些聯誼活動及共同話題。自從elements舉辦甜品班,我學到怎樣整一些簡單甜品,我從來未試過一大班人一齊整甜品,雖然我製成品不好,但我感到很有成功感。

七一這個大日子,是最深刻的。我從來沒有參加這些活動,恐怕別人知道我的身份,尤其是家人擔心我是同志。在那刻,我沒有想像家人知道了會怎樣對我,或者關係會疏遠。在公眾地方宣傳同志資訊,這刻是一個同志身份,不介意別人怎樣看我。我知自己所選擇的路比別人更清楚,其實同志都是一個普通人,我們沒有什麼特別,為什麼別人要這樣歧視我們,因我們喜好有些不同,我覺得同志與信仰都不過是一種標籤,如我們身上沒有這些標籤,你會怎樣看我們?

不經不覺,我在elements差不多一年,在elements令我認識與關心更多朋友,還有增添更多嗜好。沒有elements,我可能在家中自閉,遇見別人很怕醜和少談話,經過elements之後,比之前生活開心左,還有一大班朋友仔時常談話及舉辦一些聯誼活動令我與溝通更大,不可不提就是這班職員,時常擔心我們狀況,他們這份心及愛,永遠記在心中。

我最記得的事就是他們沒有見我幾個星期,他們間中提我回來玩下,我時常都是帶著笑容回去,他們每次見到我之後笑容更加燦爛,我會時常回來,elements是談心又是聯繫我們這班義工歡樂的的地方,這地方留下很多不同的聲與話,但不是一天的事,而是一班同志創作出來,少了任何一位義工都沒有這些回憶…

elements兩週年,這班義工用一顆愛的心及團結來創造一個同夢。可惜我不是統籌,但我是一位表演者,雖然我一點都不懂,但透過其他義工教導下,經過多次練習後,令我產生更大興趣去玩,很期待這天的演出。

寫於200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