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風中 member界「新仔」的心路歷程 /佚名

在風中 member[註1]界「新仔」的心路歷程 /文 佚名

『時值初夏,固是無風的日子,但當時走在梯級上的我比走在霜風中還要顫抖,那份不安,連我自己也嚇了一跳。現在回想起來,當時顫抖時是因為那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感覺到「同性戀者」成了我的一個身份特徵。』

從來喜歡站在風中的感覺。

天地間好像有一股莫大的力量在環抱着你,給你力量;但同時那刮面的寒涼又不諱言地告訴你前路其實難走。也許你會問﹕如此這般矛盾的感覺,聽起來像很折磨人呀,哪裏是好的感覺呢?但在我看來,站在風中的感覺就如走在人生邊上。人生的路,尤其是同性戀者的路,何曾告訴你它有多平坦多易走?惟其不平,我們才有努力踏平崎嶇,讓自己走得更好的志氣。

常言道﹕「疾風知勁草」,迎風獨立的草兒是多麼堅挺啊。這秋晚,正是獨立風中的感覺讓我回首這三個月來走過的路,真的很想讚自己一句﹕「好叻叻[註2]呀」。

短短的三個月,我有過很多個「第一次」﹕第一次走出來認識members(加入Elements[註3])、第一落gay bar[註4]、第一次主動結識喜歡的男孩、第一次在TT[註5]開交友POST[註6]、第一次接受男仔的追求……每一個第一次背後都是無比的勇氣。記不起是第一次還是第二次上小童群益會,震音[註7]跟我說﹕你上來呀。我當時的「條件反應」是﹕你下來可以嗎?後來震音說他要看門,我才上去了。時值初夏,固是無風的日子,但當時走在梯級上的我比走在霜風中還要顫抖,那份不安,連我自己也嚇了一跳。現在回想起來,當時顫抖時是因為那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感覺到「同性戀者」成了我的一個身份特徵。多年來,我只是一個人孤獨地喜歡着別的男孩,「member」這個身份對我來說是陌生的。「同性戀」在我的回憶裏除了F.2和F.4[註8]跟兩個男同學浪漫、刺激卻稚嫩不堪的關係之外,好像就只有長久以來對這個圈子的恐惧和教會裏知道我性取向的傳道人、弟兄姐妹的淚光。我將要遇見的members是怎麼樣的呢?這個圈子是怎樣的呢?

記得震音說過﹕每一個走出來的member背後都有他的故事。他口中「故事」這個詞聽起來已覺沉重。簡單的一個詞,裏面卻包含了許多members所經歷過的無法想像的壓逼、歧視和放逐(也許就是這樣,同性戀者才走在一起自稱「members」吧。) 而這一切,幸運的我都沒有經歷過。我是一個無法在熟人面前壓抑真性情的人,因此我很早便選擇向他們坦白﹕我是喜歡男孩的。我的好友、教會傳道人、弟兄姐妹,以至我的父母都知道我的性取向。他們對於這個性取向的接受程度各有不同,但使我感動不已的是他們從沒有逼我改變,也沒有疏遠我,仍舊像愛一個朋友、教友、兒子般愛我。現在想來,我多年來都沒有出來認識別的members固然跟我專注讀書和內向的性格有關,但也正是他們無比的愛多多少少填補了我的寂寞。我深深知道﹕我沒有伴侶不代表我沒有愛。我今天選擇走出來,是因為一年前開始自願嘗試透過禱告、輔導的方式去尋求改變,最終卻失敗了,當中經歷過無數次的自我否定、信仰掙扎甚至精神崩潰,一切都不堪回首。但對比起許多遭家人、朋友、不良教會逼迫、離棄的同路人來說,我所受的苦算得是甚麼?況且這次深刻的信仰掙扎使我對人生、命運和宗教有了極多的反思,我深信所有的這些經歷都會為我迎來一個更快樂、更美好的人生。

你喜歡站在風中的感覺嗎?當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答案。但我總覺得身為member的我們生來就有成為一根勁草的基因。社會、家庭、以至來自內心對自己的壓抑多多少少都使我們有一份難言的孤獨。在經歷信仰掙扎的痛苦日子裏,我窮追猛打地問過自己一個問題﹕「點解我會鐘意男仔?!」現在我已經不會再問這個問題了,但自己的member身分恒令我想起余光中的一句詩﹕「答案呀答案,在茫茫的風裏。」人生的問題何其多?可得的答案又何其少?人生種種,不想也罷。當你迷頭失向之時,不妨找一個山崗,學做一根勁草,感受一下迎風獨立的感覺。也許,你很快便會明白,所謂人生,說穿了,其實是一份撐持。

註:為方便台灣和內地朋友閱讀,故部分字眼加上註釋

[註1] member:香港同性戀者對自己的代稱

[註2] 好叻叻:好棒、好勁的意思

[註3] elements :一個香港同志義工組

[註4gay bar:服務對象主要是同性戀者的酒吧

[註5] TT:TT1069同志論壇的縮稱,其主要對象是男同性戀者

[註6] POST:帖子

[註7] 震音:《香港小童群益會》性向無限計劃Project Touch的其中一位社工

[註8] F.2和F.4:指的是中二/國二/初二以及中四/高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