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思 同志向母親出櫃的甘與苦 /小十

『我承受不住自己失敗,卻也承受不住謊言帶給我的痛,本以為我又要被母親痛罵一頓時,我卻聽到一句:「你快樂就好。」』

嘗一口苦瓜,才曉得回甘的甜,嘗一口苦,甜才顯得珍貴,那種回甘,卻是甜在心中,並不是一杯白開水可以刷刷地沖走,回甘,無可否認,是苦帶來的副產品。

「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相信大家亦能耳熟能詳,那份「寒」令梅花的「香」更沁人脾肺,若沒有「寒」,人們哪能在繁囂世俗中感受到那份「香」,我相信「苦」和「甜」亦然。

小弟不才,庸碌十六年人世並未能嘗盡世間苦,吃盡世間甜,但我相信,我至少嘗過一遭苦,而那份難以忘懷的回甘卻在心中縈迴,對很多男同志而言,那份最初的苦便是出櫃。

在小弟身上,我必須承認我十分幸運,出身於小康之家,從小不用為三餐躊躇,家人也會為我打點一切,言聽計從,小時候我與一般幸福的小朋友無異,儘管家庭離異,在學校被人欺凌,至少這些都會過去,如流沙一般地逝去,本應是一帆風順的一切,被打斷了——我喜歡男生。

那種既毛骨悚然又刺激好奇的感覺那時充斥於我的心頭,害怕的是身為「異類」的自己,刺激的是找到了性慾的開發。喜歡女生,與女生談戀愛繼而結婚養育下一代,這些所謂「正常」的男人一生,那一刻瞬間破裂,我害怕自己的慾望比人知道,可我又很想和同性有進一步關係,周旋在怕和刺激之間的十三歲。

中二那年,我喜歡上了鄰座同學,很簡單的一句「喜歡就是喜歡」開展了我長達兩年的單戀,他很喜歡折玫瑰,一折完就會放進我的口袋中,而我每天回家,口袋中總有三三兩兩的玫瑰,他曾經說過:「你挑你喜歡的顏色,我買回去折。」又說過「你甚麼時間放學我等你!」 一切的一切有意無意地挑釁著我悸動的心,我想,那叫做喜歡吧…

單戀直男並沒有好後果,相信各位男同志都深深體會到,果不出其然,我和他漸漸疏遠,似有或無的霧水情緣也從此告吹,我明白到,失去喜歡的人的痛。

沒過多久,蠢蠢欲動的心靈,渴望心靈被愛情填滿的我,做了一個錯誤的選擇,我選擇了以見一個愛一個的心態去面對任何一個人,難聽點便是來者不拒,我墮落,我後悔,我瘋狂,那時的我以為胡亂地開始關係是我需要的,一次又一次,卻是最傷害我的。

當然,我的轉變,家人也不是看不出端睨的,母親的追問,一步步搜查我的手機,網上聊天記錄,一手將我推進死胡同,她沒有作聲,我也沒有作聲,直到質疑和不相信到達崩塌一刻,我尋找了學校社工,我天真地以為她可以很好地將我的煩惱解決,我天真地以為她可以信守承諾,殊不知家長日那天她找了我媽媽將我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給我母親聽,當然這是我後期才知道的,我依稀記得,有一天,我媽問我「你有什麼事說出來吧」,我才將我的性傾向逐漸透露給母親聽, 想不到,這是苦的開始。

因為性傾向,我母親對我的朋友,行蹤,說話等等都抱有懷疑,更認為我夜歸和我的性傾向是因為交友不慎而造成,命令我和同志朋友全部斷絕關係,當然,血氣方剛的我不依,多少不信任所帶來的淚水,多少夜的徹夜難眠,多少次力竭聲嘶的吶喊,我到現在還依稀記得。「到底母親是有多不了解我,還是太了解我?認為我容易受人影響?我都15歲了,我能認清誰是好人壞人吧?」我現在都能記得這三條我和我母親那時最常吵的問題。 我很愛我的母親,她獨力撫養我,我能明白她的用心良苦,可是母親,「我在性傾向的問題上,我一旦讓步,我是對你不誠實,不尊重,你知道我是有多麼愛你,才有勇氣將這些凡人所稱的禁忌與你娓娓道來嗎?我在渴望你了解我,知道嗎?」也許是這份赤子之心傷得母親太深,還是那種從小也沒有出現過的反叛令母親不知所措,我和母親的關係跌進了谷底,曾經拖手逛街拍大頭貼,變成了互不相信互相質疑,對我來說,這就是苦。

事情或許經過時間的沖淡漸漸明朗,可另一層苦衍生了,我戀愛了,那時候我在洗澡,母親不經意看到我和那時男友的親密短信,我倆的關係又明顯變壞了,我還記得,有多少個夜晚,我和我媽因為我男友而吵架,因為他的學歷還是因為我的痴情,或許是我對感情太執著,我的立場十分明確,母親亦似是無可奈可地接受了我這段關係,也許這一次接受,令苦味消散,甘味漸起。

這一次接受之後,整件事有了翻天覆地的大改變,又過了一兩個月,我鋼琴初級文憑考試,我對我母親撒了謊,我沒有說我男友陪我一齊去考,最後,謊言揭穿了,因為考試失利加上謊言揭穿,我情緒徹底大崩潰,我到現在都還記得我在又一城大哭大鬧,我那時只知道,我承受不住了… 我承受不住自己失敗,卻也承受不住謊言帶給我的痛,本以為我又要被母親痛罵一頓時,我卻聽到一句:「你快樂就好。」那一刻的感動我仍是深深記在心頭,我母親對我,讓步了。

這一次讓步開了一個先例,到最後我和那任男友分手時,我佯裝快樂衝了出門口和朋友相聚,那時我只用WHATS APP[註2] 寫了一句:「我分手了,出外和朋友聚會,12點半前回家。」就跑了出門口,不久,我便收到母親的回覆:「加油 靚女支持你,這是人生必經的。」 我眼角漸感溫熱,是該笑,還是哭呢?

到前幾天,我母親突然說了句:「我真的不明白那些父母在傷心些什麼,自己的兒子又不是唐氏綜合症或是天生痙攣以致沒有生活能力,值得可憐,自己的兒子明明健健康康,只不過是有點不同,只要孝順家人,是個好兒子就可以了。」回甘的味道,也許正在蔓延。

苦盡甘來,嘗過苦,總會有甘。

註:為方便台灣和內地朋友閱讀,故部分字眼加上註釋

[註1] 出櫃:向人表明自己的性取向

[註2] WHATS APP:利用網路傳送簡訊的手機軟體

廣告

你覺得鍾意男仔,辛苦嗎? /Eric@US

讀了elements 的文章,有感而發,寫了我的感受--也就是我同家人相處的心路歷程。

記得,和ex-bf鬧分手了,我淚流滿面跑到家裡,媽咪第一句安撫我說:「同你個『friend』 拗交嗎?」不知從時開始,「friend」這個代名詞,o係我同媽媽既對話入面,己經多左一重意義,我地都有默契,知道大家指緊既,就係我既男朋友。其實,o係我二之前,我都冇試過同媽咪認認真真咁講過「gay」呢個話題,但係,或者佢地從我既生活中佢地己經看得出端倪,大家都心照不宣了。

一月初,我開始帶ex-bf同屋企人出街食飯。

由細過開始,我一唔開心,我媽一眼就睇得出,眉頭眼額,一定逃唔過佢對眼  。記得剛上大學,參加一次親戚的婚禮,我有點悶悶不樂。婚禮完後,媽咪走過來問了我一句:「你覺得鍾意男仔,辛苦嗎?」(即使在自由的California,Proposition 8都講左咁耐,gay 就像生活在夾縫間,根本一點都不好走。)

話不辛苦,假的。這時,我第一次o係媽咪面前哭了。我知道自己是gay,但我不認同自己。她對我說:「對不起。若果你要怪,你應該要怪我。因為,係我將你帶來呢個世界。」「我知你好介意人地點睇你。但若果你都唔認同自己,你點叫人地認同你?我,阿哥,仲有最硬頸o個個老豆都接受到,點解你睇唔起自己?」

呢次同媽咪對話,一字一句我都牢牢記得。我知道我應該好滿足,無奈我自己,過不了自己的心理關口。

我一直都覺得我呢個媽咪,佢既想法係超open-minded。不過,要open-minded,唔係三言兩語,elements,我好敬佩你就既工作。教育,真係好需要時間。

我平時都會做義務工作,但睇完你既文章,突然覺得自己眼光真係好窄,我從來都冇諗過要為自己的圈子服務,你既工作真係好有意義。

「不管你怎樣,只要你開心過日子,我就心滿意足的」這種單純得笨拙的愛,還有憑著親子間不可分割的關係,而種綿綿,又說不出口的愛,大概只有父母才有資格給予你。我很佩服當時說這話的位母親,因為她份愛,守護了一直辛苦經營的母子關係,道出了天下父母心。還有,我媽媽對我的愛。」 from elements

異性戀的路也未必好走,一頭栽進被歧視的戀愛,艱難更可想像-這是父母要將仔女拗直的原因吧。不過,說穿了,無論學歷高低,父母都係想自己既兒子快樂幸福,不是嗎?我媽就只係中三畢業。

我寫呢篇文章,當然不是鼓勵大家齊齊come out,但係,我想講既係,o係難走既道路上,父母唔一定係阻力。反而,當媽咪知道係gay之後,大家傾心事既機會反而多左,而家,我當媽咪係朋友多過父母。正如elements 所講,「可記得,在遠方對眺望你背影的父母,還有口中訴不盡的綿綿情話,一直以來都保佑著你。」

2008.12

當我們知道兒子是同性戀-記第一次家長聚會 /松鼠

「當我們知道兒子是同性戀,我們好幾天也失眠」一個媽媽含淚的說著。

今天 elements 裡的兩位社工,7位同志青少年義工和城大社工系老師 Diana 首次開始同志父母的服務。初時會很擔心父母會否對同志充滿惡意,誤解和謬誤。作為兒子的我,儘管面對的不是自己的父母,但面同志身份,父母的期望和自己的堅持,畢竟也感到壓力。

Diana 起初向三對同志父母講解一些同志過往的歷史,現時科學怎樣解釋同志,還有父母最關注的的﹕我的兒子可以變為異性戀嗎﹖面對種種的提問,其實很多時也沒有絕對的答案。有些論據說是幼年時形成同志,有些說是基因的問題,更有些無稭的說是欠缺父母的照料,或是被別人強暴完後的後選症。對於作為同志的我,同志就是同志,不用問為什麼,也沒有什麼不妥當。但對於父母,同性戀的成因絕對是一個問題,自己的兒子是同性戀,可以不追根究底嗎﹖

「其實結婚與否,有沒有孩子也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孩子是否快樂,將來有沒有幸福。」三對在場的家長異口同聲的說了,說了一直想對子女說,而又說不出口的話。

我們一班義工聽了這句的反應是驚訝。

或者我們都不太了解自己的父母。 我們一直認為不出櫃是保護自己和父母最佳的辦法,怕父母受傷,將所有所有的都藏在自己心裡。因為我們明白,作為同志的我們雖然辛苦,面對歧視仍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和我們分擔,傾訴,但作為我們的父母親,難道可以期望他們和親友分憂嗎﹖ 還是跟朋友哭訴﹖最怕的是他們會怪責自己,單是想想,已感到強大的無力感和罪恐感。

我們是否先入為主嗎﹖

那些父母對我們說,他們從生活中已看出一點端兒,到了掌握到子女是同性戀的証據時,心裡開始慌了,又不敢跟你正面對質,怕傷害雙方的關係。但在日常生活裡又要若無其事地跟你相處,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卻有成千上萬的問題往腦子裡鑽。最怕一天你什麼也不說,離他們遠遠後不再回來。

然後,在沒有協助下,他們自己找書,找文獻,在網上亂找一通,最後連精神病醫生也查詢過,得到了一大堆關於同性戀的資料,這些資料他們看了千百回,卻找不到關於兒子的生活,他生活面對的煩惱,還有他是否快樂。

「不管你怎樣,只要你開心過日子,我就心滿意足的」這種單純得笨拙的愛,還有憑著親子間不可分割的關係,而那種綿綿,又說不出口的愛,大概只有父母才有資格給予你。我很佩服當時說這話的那位母親,因為她那份愛,守護了一直辛苦經營的母子關係,道出了天下父母心。還有,我媽媽對我的愛。

同志們經歷過的,感受過的,捱罵的日子。滿以為自己是獨行者,暗暗為自己歷史唏噓。可記得,在遠方那對眺望你背影的父母,還有口中訴不盡的綿綿情話,一直以來都保佑著你。

這是我第一次參與同志父母服務,感受良多,體會到同志父母需要更全面的照顧和溝通,相信有更多的父母躲在衣櫃裡未能面對同志的子女,因此更希望同志父母的服務得以延續,令同志以及他們的家人有更融洽的環境成長。

寫於2009年

一起跨過隔膜的高牆 /CY

「當我知道我的兒子是同性戀的時候,我好幾個月睡不着覺。我不讓自己哭,我不讓自己去多想,我要自己撐下去。」一個媽媽哭着說。

父母的傷痛

同志常常說,一個同志的出櫃,就是爸爸媽媽的入櫃。面對子女的性傾向,同志父母往往需要獨個承受很大的壓力和傷痛。有的父母因為突然知道孩子是同志而不知所措,於是上網讀書見輔導希望可以多了解兒女;有的則擔心孩子會因他的性傾向而受到外界歧視,希望可以幫助自己的兒女;有的父母擔心孩子的前路,於是一意希望找方法改變兒女的性傾向。

「我不能接受他,他一定要改變。」六十歲的陳爸爸憤怒的說。他的兒子一直品學兼優,是一名律師,是全家的寄望。陳爸爸很激動不斷的說,他不斷的問我們有沒有方法改變性傾向,「讓兒子可以愛女人,否則只是絕路一條」。他跟兒子吵了交,有兩三個月沒有再談話。在憤怒的背後,是很大的傷痛、失落和擔憂。

隔膜的高牆

甘媽媽是基督徒,也是一個單親媽媽。知道自己女兒是同性戀後,是無盡的痛心和內疚,覺得是因自己是「破碎」家庭,所以影響了女兒。兩年前,她曾經趕女兒離家,接受改變治療,希望可以改變女兒的性傾向,但與女兒關係卻越來越惡劣。今天,她覺得溝通重於一切,所以好努力的找資料,想去了解女兒。但卻不知如何開口去跟女兒溝通。面對性傾向議題,很多父母都很努力的學習去做一個合格的父母。

「我是同志,但我活得自在,可以不理會別人的眼光,但沒有爸媽的接受,心中像沒有了一塊。但我真的不懂得如何去交代,尤其是他們承受的已經太多」。很多時父母總是最後才被告知,這是許多同志無奈的決定。因為,這是最難!在同志的生活中,要面對着讓父母傷痛的風險,害怕父母收回對自己的關愛,是最大的困難。於是,有時同志朋友會收藏自己,不太願意交代自己的事;性傾向變成親子關係中的高牆。

愛的拔河

當知道兒女的性傾向後,父母跟兒女就像開始一種不一樣的親子互動,一種漫長的愛的拔河。父母希望子女可以有「正常」的幸福,擔心孩子要走一條艱難的路,承受着小眾的壓力,有的因着社會的污名化,害怕孩子的未來會孤苦無依;兒女希望父母能夠明白,能夠接納。這一切都是因為愛,希望對方的生活能夠平順安穏,希望家人能夠彼此支持。

於是,掙扎、吵架、傷痛、隔膜、妥協、溝通、拉扯、接納、支持,皆由此而起……

但這都是因為愛啊!這不是誰人的問題,這是因為社會對性傾向缺乏正確的資訊,是因為社會沒有一個支持同志及同志家人的環境。

讓我們都有多一點的了解和溝通

於是,我們在去年十一月開始了家長聚會,讓同志跟子女可以有一多一點的了解和溝通。我們會講解現代科學如何看同性戀,請同志朋友分享他們自我發現和成長的經歷,也邀請不同的父母分享他們的親子互動。

我們希望讓出席的父母認識其它父母,希望他們知道自己並不孤單;更希望他們在彼此的分享中,看到親子關係間的不同的可能。我們希望讓父母認識同志子女,讓他們從我們的同志義工身上了解到子女的心路歷程,對子女有多一點了解。我們也希望同志子女認識自己的父母,明白他們面對社會污名化的壓力,看到他們已用了最大的努力去愛兒女。

兩次的家長聚會,有很多的温暖,也有很多的眼淚。出席的每一位父母分享着他們的掙扎,彼此支持;他們的努力和愛,教人動容。每一次的家長聚會,也是我們義工最重視的活動,他們努力的預備分享、做湯丸、寫心意卡,都是要讓出席的父母對同志多點點了解。

在出櫃這件事上,每一位同志和父母或許都承受着許多不解和痛苦;過程中的爭執,難免刺傷彼此,然而只有彼此溝通,才能打破隔膜。只要家庭有愛,就一定能夠跨過隔膜的高牆。最後,讓我們向每一位父母致敬,你們對子女的愛,讓子女在社會的壓力下,找到最安穏的支持。

文章寫於200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