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uddy講識人】你是誰,我是誰/ by淵

我們從一個個人,變成一幅幅圖、變成一堆堆數字;我從地面的,漸漸潛到地底的;我們從知道我、你是誰,慢慢不需要再知道我、你是誰。按一按手機、開一開程式、看一看個人檔案,「合則來,不合則去」,這是你嗎?


認識朋友是否一件很困難的事呢? 在我們成長的過程中都充斥著不少環境、場所讓我們與他人連結,例如幼稚園的生活,總會讓我們跟自己一樣的小小朋友玩耍、吵鬧。跟自己玩得開心、一起扮超人或是玩過家家酒的,會記著他的名字,然後相約明天再渡過幸福的時光;總是欺負自己、令自己哭著步向媽媽控訴的,一夜過後還是忍不下與對方再打、再罵。小學、中學、大學、社區、工作環境……朋友,應該是這樣認識的吧?

Untitled

不! 這個時代告訴我們,認識不一定是面對面傾談,也不一定需要知道對方的名字。香港的一切都愈來愈快,工作要快,飲食要快、走路要快、購物要快,建立關係當然也不能慢條斯理。很多人漸漸都不願意花時間去了解一個完整的人,反正「關係」也是快來快去,名字記下了也是轉眼即逝。按一按手機、開一開程式、看一看個人檔案,「合則來,不合則去」,完。

這個社會林林總總的教條又讓我們知道,認識可能是一件需要迴避、有機會引人側目的事。我們渴望去認識,但又害怕去認識,在這個矛盾中總是舉步維艱。明明就是十萬個黨員,偏偏只能潛伏各大城鎮,然而身處在漆黑中總會不自覺向光明靠近,若是這種人我們真的能馬上舉手獻身嗎? 唱就容易,但這個奇怪的世界讓很多人都跟著變得奇怪,它在限制我們怎樣去認識一個人,認識何人……現實呢,卻只叫我們按一按手機、開一開程式、看一看個人檔案,「合則來,不合則去」,完。

我們從一個個人,變成一幅幅圖、變成一堆堆數字;我從地面的,漸漸潛到地底的;我們從知道我、你是誰,慢慢不需要再知道我、你是誰。按一按手機、開一開程式、看一看個人檔案,「合則來,不合則去」,這是你嗎?

Untitled2

廣告

【M-BUDDY講識人】目的與渠道 /Joey

男人可以提供多種「功能」:他可以是你的解悶吹水對象。他可以成為你的朋友知己,甚至男朋友。他可能是有性沒愛的伴侶。但,你知道你想找甚麼嗎?

有否試過在網上交友程式交友落空?
而因而懷疑自己的魅力?
有否對擴大生活圈子感到迷惘?

常言道,在對的時間遇上對的人
在交友方面我會提出「對的目的,對的渠道」
首先,大家要知道自己其實想找甚麼,這點是十分重要的。
男人可以提供多種「功能」:他可以是你的解悶吹水對象。他可以成為你的朋友知己,甚至男朋友。他可能是有性沒愛的伴侶。但,你知道你想找甚麼嗎?
你可以有一個方向,甚至是同時找吹水對象、男朋友、性伴侶等多個方向,其實是沒有問題的。
但我想強調的是大家要擁有思考能力,思考哪個渠道找到你想找的男人。

你可以試一試在sauna找解悶吹水對象,但我相信機會少之尤少;你也可以在grindr 找真心摯友,但我相信也沒有太多供你選擇。以大家的經驗都會告訴你,sauna是找性的,grindr/ jack’d也是(偶爾也有一兩個可以傾到計吹到水),tt1069也可以用來吹水的。(除非你的目的是以獨力或集眾人之力去顛覆grindr/ Jack’d 等的找性而不找朋友的比率,希望轉為純交友平台,那就另計,否則有時我們就跟著大氣候走~)

explore-t2

如果想擴大朋友圈子,倒不如到Elements參加活動,甚至出席朋友間的大型聚會、落下bar,主動一些,跟別人介紹一下自己,到時朋友仔一定會識多幾個。大家溝通得埋,合眼緣的才想是不是做男朋友吧!

知道自己的目的而在一個合適的渠道尋找自己想找的人一定事半功倍,落空機會自自然然會減低,亦都減少迷惘及困惑添!有興趣的話,歡迎與我或者其他mentor傾下,大家都非常樂意分享如何達至Quality Gay Life。

【M-BUDDY 講識人】 第一次,交友 /Suzuki

記得最初,慢慢察覺到自己是同志,但沒有人教你怎樣當個同志。

還記得自己第一次怎樣踏入圈內嗎?

記得最初,慢慢察覺到自己是同志,但沒有人教你怎樣當個同志。
我要跟別人說嗎?怎樣跟身邊的人說呢?他們會接受我嗎?為什麼我會跟別人不一樣的?……?
總是很多疑惑和疑問,但最初只有自己一個。
其實,那個時間很想交個朋友傾訴,一個明白自己的人,對吧?

lost-at-sea

直到你開始上網、用APPS,你會見到各種各樣的「朋友」。
有人認識你三分鐘,但會說「我愛你」。
有人跟你問東問西,但好像難以把心事揭開。
有人會希望跟你約會,但只限上你家或者他家,或者只是上你。
他們好像都跟你一樣,但又微妙地跟你不同。
期望不一樣,但也是個有趣的經驗吧。

假如有緣份,你仍會在網上認識到投緣的朋友。
你會跟他打開自己,暢所欲言,然後結伴同行,共同成長。
又或者,機緣巧合,你會踏入不同風格的同志組織、加入不同種類的群組。
然後這些平台,讓你慢慢認識再多一點朋友,再多一點打開自己。
漸漸地,你會發覺,你再不是一個人,身邊有人願意聆聽你的心事、陪伴你成長。

還記得自己第一次怎樣踏入圈內嗎?

正看這篇文章的你,你有可以結伴同行的朋友嗎?
經歷過這些階段的你,當你遇上剛入圈的朋友,你會願意多花點心機與他們相處,讓他們不再孤身一人嗎?
假如你就是剛入圈的朋友,你會想要一個同行者嗎?
如果你願意,讓我們Mentor陪伴你經歷這段時光吧!

【M-BUDDY 講識人】交友怪文化 /J Son To

我明白長距離有長距離的考慮,我也許難以與在歐美的人維繫一段感情,但屯門區的長距離戀愛到底是什麼概念呢?是在屯門市中心比起屯門碼頭更好維繫感情嗎?

一)Just to say Hi!
A: HI
B: HI
(很長時間後)
A: HI
B: HI
(很長時間後)
(再没回覆了)

生活在香港,誰都忙。有人可能忙正經事,有人也許在忙著跟別人聊天吧?
沒法,大家都在辛勤的耕耘:工作生活如是、交朋結友如是。這邊急撒一把種子,那邊就得趕著去澆水,某邊可能又忙著要翻泥去了。
但在這快熟的年代,大家抱的是什麼心態呢?
a) 早熟的早摘?
b) 等全熟了再去挑一個?
c) 熟多少吃多少?Featured image

二)市場調查
A: Where do u live?
B: TM
A: OH! me too, which part?
B: LK
A: What’s ur job?
B: Student
A: Oh….master?
B: Degree
A: IC…Where?
B: Lingnan
A: What subject?
B: Philosophy
A: Which year?
(如是者……沒完沒了)

我知道,為了在最短的時間,對一個人有深入的了解,一次過索取大量資訊,再從中判斷和篩選,無疑是多快好省的捷徑。
但我好奇,這些資訊提供給大家的到底是什麼類型的判決準則呢?
有時我會想,屯門還不夠細嗎?有必要管住在屯門的哪個角落嗎?對我來說,也許你只告訴我你住香港,大概就夠了。
我明白長距離有長距離的考慮,我也許難以與在歐美的人維繫一段感情,但屯門區的長距離戀愛到底是什麼概念呢?是在屯門市中心比起屯門碼頭更好維繫感情嗎?
當然,我不介意有的人保持一種非常友善的態度提出以上的問題,而且雙方是一種互相交流和互動。但我遇到的太多,是單向式盤問。

三)即影即有
(第一天)
A: HI
B: HI
A: what r u doing?
B: studying for exam
A: OK
B: TTYL, ok?
(第二天)
A: Hi
B: Hey!
A: when can we meet each other?
B: um…not so sure, is kind of busy now
A: u don’t wanna meet?
B: haven’t found a reason that we must meet each other yet.
A: so u r not interested in me?
B: r u?
A: Yes

我不知道大家怎麼定義“interested”,也許有的人真的從相片已經對某些人產生興趣,這倒不是什麽天方夜谭。
但更有甚者,單從以上的短短對話過後,已經可以跟我說“love”了。教我如何不詫異?該說我保守,還是大家博愛?
除了外表,難道就不需要去了解一個人的性格?
再説,就3、5張照片,其實選個好的角度、光線,總能或多或少的美化自己的外表。加上,這畢竟是市場推廣,就算再PhotoShop一下也不為過。
那麼,到底照片的可靠程度有多高呢?建基於相片的這種interest或者love又有多確切呢?

四)Happy share
A:(照片——一柱擎天)
B: wow…thanks! r u looking for sex?
A: yes
B: sorry, but i’m not.

我知道世上有很多無私的人,對自己擁有的毫不吝嗇。但下次分享之前,可否了解一下對方是否希望接收呢?謝謝!

在element成長的我 /偉仔

在上年十月中,我透過社工認識elements。初時我也不知道什麼是elements,原來是由一班同志青少年組成的。社工問我有沒有興趣,想了幾分鐘後,我覺得都幾好,可以做義工、認識多些朋友,令自己的圈子可以更大。

由往年到今年9月,在elements參加了好多興趣班,有煮食班、甜品班及朋輩輔導。參加這些活動時,我有些怕醜和膽小,與別人少談話。經過多次參與活動後,我自信心大多了。有這班義工朋友和時常關心我們的兩位社工,他們雖然工作很忙,但都抽些時間去關心我們近況,或者有時舉辦一些聯誼活動,讓這班很久不見的朋友仔聚合一起玩樂。我們在一起有很多話題都講不完,期待下次聚會再說。無論相隔多長,有我們這班義工的關心,這份愛永遠不會掉淡,只會令大家關心大家更多,這是我們這班義工的愛。

在朋輩輔導裡,我學到很多東西,怎樣重拾信心,當一組人的時候討論話題,提出一些意見。在八節訓練中,每節都會有些東西令我成長,透過那些活動更加認識了自己。尤其是在兩日一夜的宿營,第一日入去的時候,有些義工說我比較靜,因我比較怕別人;有些義工則覺得我可愛和好笑。每個人都有特別的性格,大家會互相欣賞和尊重。我好記得一句說話:「你不行出第一步,不知道下一步是怎樣。結果只會停留這刻:只會退步,不會進步。」在晚上我們說我們過去的好與壞,當我說時,有些緊張及害怕,因不知道怎樣說,細心一想,我便說出來,好像鬆一口氣一樣。在兩天裡,我體會到人生喜怒哀樂,不但玩得開心,而且認識更多性知識,可以在網上輔導向一些的朋友宣傳這些性知識。

透過煮食班,令我煮藝增加多了,活動裡有很多有關美食的話題,一邊品嚐美味食品,一邊談上話題,以前我很少與普通朋友有些聯誼活動及共同話題。自從elements舉辦甜品班,我學到怎樣整一些簡單甜品,我從來未試過一大班人一齊整甜品,雖然我製成品不好,但我感到很有成功感。

七一這個大日子,是最深刻的。我從來沒有參加這些活動,恐怕別人知道我的身份,尤其是家人擔心我是同志。在那刻,我沒有想像家人知道了會怎樣對我,或者關係會疏遠。在公眾地方宣傳同志資訊,這刻是一個同志身份,不介意別人怎樣看我。我知自己所選擇的路比別人更清楚,其實同志都是一個普通人,我們沒有什麼特別,為什麼別人要這樣歧視我們,因我們喜好有些不同,我覺得同志與信仰都不過是一種標籤,如我們身上沒有這些標籤,你會怎樣看我們?

不經不覺,我在elements差不多一年,在elements令我認識與關心更多朋友,還有增添更多嗜好。沒有elements,我可能在家中自閉,遇見別人很怕醜和少談話,經過elements之後,比之前生活開心左,還有一大班朋友仔時常談話及舉辦一些聯誼活動令我與溝通更大,不可不提就是這班職員,時常擔心我們狀況,他們這份心及愛,永遠記在心中。

我最記得的事就是他們沒有見我幾個星期,他們間中提我回來玩下,我時常都是帶著笑容回去,他們每次見到我之後笑容更加燦爛,我會時常回來,elements是談心又是聯繫我們這班義工歡樂的的地方,這地方留下很多不同的聲與話,但不是一天的事,而是一班同志創作出來,少了任何一位義工都沒有這些回憶…

elements兩週年,這班義工用一顆愛的心及團結來創造一個同夢。可惜我不是統籌,但我是一位表演者,雖然我一點都不懂,但透過其他義工教導下,經過多次練習後,令我產生更大興趣去玩,很期待這天的演出。

寫於2009年